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> 第445章 有着被“娘化”风险的绪方 7400字

第445章 有着被“娘化”风险的绪方 7400字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
  因对锦野町的规模感到好奇,绪方找了一名路人询问锦野町的总人口。
  
  据那名路人所说,锦野町现在约有10万人口。
  
  这个规模虽然和江户这种有着百万人口的巨兽型城市完全不能比,但也不算小了。
  
  在闲晃到锦野町的町中心后,绪方和阿町发现了一间神社。
  
  找人一问才知道,这间神社名为“锦荣神社”,供奉的是著名的大神——稻荷大神,是这座锦野町内唯一的一座神社。
  
  稻荷大神是日本最有名的神之一,在日本神话中,是主管丰收的谷物与食物神。
  
  因为主管丰收的缘故,供奉着稻荷神的神社开满日本各地。
  
  传说他有时以男人形态出现,有时以女人形态出现,甚至会变化成蜘蛛等其他形态。
  
  稻荷神的主要神使是狐狸,所以在每座供奉稻荷神的神社里都能看到狐狸雕塑。
  
  这座锦荣神社建在锦野町的町中心的高处。若想进入这座锦荣神社,得先穿过鸟居,接着再踏上二十来阶的阶梯才行。
  
  所谓的鸟居,就是每座神社都必定会有的一种建筑——一个形状像“π”的朱红色大门。
  
  鸟居代表神域的入口,用于区分神栖息的神域和人类居住的世俗界。
  
  鸟居的存在是为了提醒来访者,踏入鸟居即意味着进入神域,之后所有的行为举止都应特别注意。
  
  绪方和阿町本想进神社来随便参观一下。
  
  但还没穿过鸟居,便被刚好于此经过的路人告知:锦荣神社在天黑的时候是不开放的,有什么事都得等明天天亮后再说。
  
  于是绪方和阿町只能无奈作罢,从锦荣神社的鸟居前离开,到别的地方去逛逛。
  
  二人足足在锦野町的各处瞎晃到了晚上的10点。
  
  这个时间点,路上的行人都没有几个了。
  
  绪方二人逛完了大半个锦野町,但除了那座锦荣神社之外,没有别的建筑或设施有成功勾起他们的兴趣。
  
  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,仅够他们逛完一半的锦野町而已。
  
  他们本还有足够的体力再接着逛下去,但因为夜已深的缘故,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,街边的店铺几乎都关闭了,再逛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,于是只能回旅店去做些别的事情来消磨时间。
  
  ……
  
  ……
  
  昨夜绪方和阿町回到了他们栖身的旅店后,在旅店内又做了一些很耗体力的体力活,直到凌晨时分才入睡。
  
  翌日一早,绪方便遵照昨日与西野二郎的约定,在早上8点钟的时候准时抵达了源橘屋。
  
  绪方与阿町结伴来到源橘屋的大门前,绪方便见着了正站在大门外、不断四处张望的西野二郎。
  
  他应该是在等着绪方吧。
  
  在看到正快步朝他这儿走来的绪方和阿町后,西野二郎立即满脸喜色地奔向绪方。
  
  “真岛君!”
  
  “早上好,西野君。”绪方微笑道,“昨夜和你父亲谈得如何了?”
  
  “这个嘛……”西野二郎抬起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“我父亲说想先见见你。”
  
  “见我?”绪方疑惑道。
  
  “嗯。我父亲说想当面问问你具体想去虾夷地的哪个地方,以及你能忍受的最晚出发的时间是多少。”
  
  “等问清楚这些事情后,再决定是否要同意捎你们一程。”
  
  “……那好吧。”绪方点点头,“西野君,带我们去见你的父亲吧。”
  
  “嗯!请跟我来!”
  
  西野二郎领着绪方和阿町进入源橘屋,上到二楼,然后在二楼的两扇绘有着漂亮图画的纸拉门前停下脚步。
  
  “父亲!是我!”
  
  西野二郎的话音刚落,房门后便响起一道中气十足的中年男声:
  
  “进来。”
  
  获得自己父亲的进门许可后,西野二郎拉开房门,绪方与阿町紧随其后,进入房内。
  
  这座房间应该就是西野二郎他父亲的办公间了。
  
  房间稍稍有些凌乱,房间各处摆满各种卷轴、书籍。
  
  令人瞩目的是,在房间东面的墙壁上挂有着一个已经被制成标本的鹿头。
  
  房间内只有一人——一个五官和西野二郎、以及绪方昨日所见的西野一郎很像的中年人。
  
  他正跪坐在一张桌案之后,提笔写着什么。
  
  见绪方等人进来后,这名中年人立即放下了手中的笔,然后移动着视线,打量着绪方和阿町。
  
  “父亲。”西野二郎跪坐在这名中年人的身前,“这两位就是我昨夜所说的想让我们捎他们一程的夫妻。”
  
  “贵安。”绪方跪坐在西野二郎的侧后方,向这名中年人躬身行礼,“在下真岛吾郎。这是内子阿町。”
  
  “贵安。”中年人还了一礼,“我是西野二郎的父亲,同时也是这座源橘屋的店主——西野宗太郎。”
  
  简单地做了一个自我介绍后,西野宗太郎再次打量起绪方。
  
  “我听说你是出云出身的浪人?”
  
  “嗯。”绪方清了清嗓子,然后换上了出云腔,“在下的确是出云出身。”
  
  因为口音被阿町给带偏的缘故,换上许久没用过的出云腔,都让绪方有些不习惯了。
  
  绪方的这句用出云腔说出的话的话音刚落,西野宗太郎挑了挑眉:“的确是出云口音呢……”
  
  “你认得出云腔?”绪方挑了下眉。
  
  “我曾经去过几次出云,所以认得出云口音是什么样的。”
  
  “但我并不会讲出云腔,也不太懂出云当地的生活习俗,所以犬子目前所写的歌舞伎剧本,我帮不上忙。”
  
  苦笑了下后,西野宗太郎重新换上严肃的面容与口吻。
  
  “如果你们愿意帮助犬子完成他的剧本,那我愿意让你们乘坐我们的商船前往虾夷地。”
  
  “只不过我们的商船最终只会在松前藩的平广町停靠。”
  
  “所以我们只能将你们送到松前藩的平广町。你们能够接受在松前藩的平广町登陆吗?”
  
  “能。”绪方道,“只要能将我们送上虾夷地就可以了。”
  
  “我们下次开船,要等来年的1月份。”西野宗太郎接着道,“你们能够等到这个时候吗?”
  
  “来年的1月份?”绪方的眉头微蹙,“要等那么久吗?”
  
  现在还只是11月底而已,也就是说得等上1个多月的时间才能乘上源橘屋的船。
  
  “不仅仅是我们。所有的商家,今年都不会派船前往虾夷地了。”西野宗太郎缓缓道,“现在已是年底,家家户户都在准备过年了。”
  
  “不论你们去找哪户商家,都不可能在今年乘商船前往虾夷地。”
  
  “这样吗……”绪方抬起手挠了挠头发。
  
  思考了片刻后,缓缓地点了点头:
  
  “……我明白了。那我们就等到明年的1月份吧,在这里过完年后再去虾夷地。”
  
  “既然如此——”西野宗太郎躬身朝绪方行了一礼,“犬子的剧本就交给足下了。”
  
  “等足下协助犬子完成他的剧本,在下定会遵守诺言,在来年1月前往虾夷地购置新品时,捎你们一程的。”
  
  ……
  
  ……
  
  和西野宗太郎的谈判从头至尾不到5分钟。
  
  在出了西野宗太郎的房间后,绪方轻声朝走在身旁的西野二郎说道:
  
  “你父亲对你蛮好的嘛。对你的剧本很上心。”
  
  “嗯。”西野二郎微笑着,脸上的这抹微笑带着几分自豪与幸福,“父亲他对我想成为歌舞伎剧本家的这个志向,一直很支持。”
  
  “我也一直感觉自己很幸运啊……能有个一直支持着我的父亲。”
  
  “只不过……”
  
  西野二郎的脸上浮现几分苦涩,然后用只有他本人才能听清的音量轻声说道:
  
  “父亲之所以这么支持我的志向,也有一部分比较残酷的原因在内……”
  
  西野二郎深吸了口气,将这口深吸的气缓缓吐出后,西野二郎朝绪方正色道:
  
  “真岛大人,事不宜迟,我们现在就开始去撰写剧本吧!”
  
  “嗯。”绪方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,“你找到我,也算是找对人了啊……我在离开出云之前,听说过很多绪方逸势的事迹。”
  
  “我不仅能帮你介绍出云人的生活习惯和讲话习惯。”
  
  “还能顺带着帮你补充一些绪方逸势的事迹。”
  
  “真的吗?”西野二郎咧嘴一笑,“那我可是越来越期待和你的合作了啊!”
  
  说罢,西野二郎朝旁边的楼梯径直走去。
  
  “真岛君,真岛太太!跟我来,我带你去我的房间!”
  
  绪方与阿町跟在西野二郎的后头,跟着他来到位于源橘屋二楼的他的房间。
  
  西野二郎的房间和他那开朗、大大咧咧的性格极不相衬。
  
  六张榻榻米大的房间,里面每样东西都摆得整整齐齐。
  
  由榻榻米拼成的榻榻米相当地干净,可以用一尘不染来形容。
  
  房间里没什么家具。除了书之外就几乎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了。
  
  大量的书摞成一座座高度不一的小山,挤满这个房间的各个角落。
  
  因这些书的存在,令这座本来还算宽敞的房间变得相当地狭小,只有中央的那一块区域是没有书、可以供人站与坐的。
  
  “真岛君,真岛太太,请坐!”
  
  西野二郎拿过两张坐垫,放置在没有被书籍给占据了空间的榻榻米上。
  
  “这是我前阵子才刚写完的初稿。”
  
  西野二郎将一本有成人的半个指头厚的书籍递给了绪方。
  
  “先给你们过目一下吧!”
  
  “因为歌舞伎剧本不能出现真实的姓名,所以我将绪方一刀斋的名字改成了‘羽生一世’!”
  
  “嗯。”绪方轻轻地点了下头,“你已经完成初稿了吗……那就容我们两个拜读一下吧。”
  
  歌舞伎剧本不能出现真实姓名的这个规定,绪方也是知道的。
  
  虽然歌舞伎剧本可以以现实中的事件为原型进行创作,但禁止使用真实的姓名。
  
  那以现实中的“赤穗四十七义士”为原型的歌舞伎剧本:《忠臣藏》,里面所有的角色都改了姓名。
  
  在“赤穗四十七义士”事件中,指挥义士们诛杀那名害他们的主君受辱的人名为大石内藏助。
  
  大石内藏助毫无疑问是这场事件中的主人公。
  
  后世的歌舞伎剧作家们在将这个事件改编成剧本《忠臣藏》时,便将这事件的男一号:大石内藏助的姓名改成了大屋由良之助。
  
  其余的真实人物的姓名也统统改了。
  
  绪方知道歌舞伎界规定。所以在得知剧本中的自己的姓名被改后,也并不感到疑惑或吃惊。
  
  绪方翻开第一页。
  
  西野二郎给自己剧本中的每个人物都做好了详尽的人设。
  
  这本初稿的第一页,就是他给他笔下的“绪方逸势”所作的人物设定。
  
  在看到第一行的时候,绪方的表情就僵住了。
  
  (羽生一世,18岁,剃着利落月代头的美男子。)
  
  附近没有镜子。
  
  但即使没有镜子可供观看,绪方也敢肯定自己的脸现在肯定也黑下来了。
  
  至于阿町——她在跟着绪方一起看到这第一页的第一行的内容后,便将头扭了过去。
  
  两颊鼓起,身子在微微发颤——她在拼命忍笑。
  
  “……西野君。”
  
  “在!”
  
  “你这本剧本可以重写了。”
  
  西野二郎:(´°ω°`)“??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