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时光有你,记忆成花 > 第二章

第二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不负时光与你(上)
  
  1
  
  三年前(2013年冬),a市。
  
  蔚迟没想到,他刚从山上下来,就看到了照片里跟蔚蓝合影的人。
  
  为免认错,他又拿出相机看了一下里面的照片。
  
  当他再次抬起头时,他见有片枯叶轻悠悠地落在了她肩膀上。
  
  然后他的手,下意识地按下了快门。
  
  莫离把肩上的叶子拂去,闷头又咳了两声——由南来北,水土不服,到a市两个月,先是咽喉炎,现在又感冒。
  
  她隐约感到有人走向她,扭头看去,便与那直直朝她走来的清俊男子四目相对。倚风行稍急,含雪语应寒,加上他一身黑跟周围的皑皑积雪形成的强烈对比,以及自己被过高的体温烧得有点头昏脑涨,以至于这人给莫离的第一印象竟有那么一点点惊心动魄的感觉。
  
  蔚迟走到她面前,就将手上的相机递向她,“抱歉,你跟蔚蓝合过影。请问在此之后,你跟她还接触过吗?任何形式。”他说得并不急躁,但声音里带着点冷冽,不似针对她,仿佛是天生。
  
  莫离看清楚相片就说:“对,我跟她合过影,在火车上。”她摇了摇有些犯晕的脑袋,“你找蔚蓝吗?她怎么了?你是?”
  
  “我是她兄长。”
  
  “哦。”莫离心里略一比较,确实有点相像,“我跟蔚蓝在火车上认识,下火车后还没联系过。”她想起跟她相谈甚欢的蔚蓝——这次出行,她本来有些迷茫,情绪也低落,但跟蔚蓝一路聊下来,竟放松不少。
  
  面前神情淡漠的男子透出点失望,随后说了声“谢谢”就走了。莫离感觉到脸上有凉意,以为是又下雪了,却发现是雨。她赶紧从包里拿出伞来撑,她可不想感冒加剧。她把手上刚从药店买的,已经用矿泉水送服了两粒的药放进包里。抬头见那道黑色背影走在雨中,他似乎完全不在意。
  
  莫离只迟疑了一秒就追了上去,将伞向他移去一半,兴许是跑得急,她有些耳鸣目眩、站立不稳,下意识就抓住了他的手臂。
  
  清透深邃的眼眸望着她,没有抽回手,但停住了脚步。
  
  莫离道:“蔚蓝的哥哥,我租的房子就在前面,你送我到公寓楼下,然后这伞你就拿去用吧。大冷天的,还是别淋雨了,免得生病。”她说完,自己克制不住地又咳了好几声,每咳一下,脑袋就涨疼一下。她咳完朝他一笑,包含着“可别跟我一样”的意思。
  
  然后莫离看到蔚迟指了下侧前方不到三十米的酒店,说:“我住这家。”
  
  “……”莫离道,“当我没说。”
  
  结果却听到蔚迟说:“我送你过去。”
  
  莫离觉得自己挺奇怪的,她小时候是很黏人,但自从过了二十岁之后,就很独立了,考虑得多,自我管理得特别到位。所以哪怕病着,也不会毫无防备心地任由初相识的人送她进住处。
  
  后来她想,大概是他身上带着的清甜味道,让她莫名地感到安心,外加药效,导致她一到家,就倒床昏睡了过去。
  
  她不知道自己一直抓着对方的手没放。
  
  蔚迟站在床前,因为之前她语气里透出的对蔚蓝的关心,以及他感觉到她很不舒服,他才说了那句话,送她回家。
  
  他想抽回手,却被拽得更紧了些。蔚迟没办法,只能暂时站在边上看着她。
  
  莫离因为身体不舒服,睫毛轻轻颤动。
  
  过了许久,莫离才松开手。蔚迟看了眼自己被握得温热的手,随后离开了莫离的住处。
  
  隔天雨夹雪,依旧天寒地冻,然而莫离却发现自己的烧退了,虽然扁桃体依旧疼。
  
  然后她想起昨天的经历,蔚蓝的哥哥找她问蔚蓝的事,他送了她回来。
  
  她又想到反正自己周末没事,如果蔚蓝真失踪了,她想去帮忙找。
  
  所以莫离吃完早饭就来到了蔚迟住的酒店,她没去问前台,想去敲他房门,毕竟他没叫她帮忙,是她私自决定。虽出于好意,但根深蒂固的教养让她觉得不请自来不太礼貌。于是她坐在酒店大厅里等他出现,她这一等,便从早上七点半等到了下午一点,等得莫离饥肠辘辘,头脑发晕又想睡觉。
  
  当蔚迟迎风踏雪从外面进来,就看到莫离坐在大厅的沙发上,头一点一点如小鸡啄米。
  
  他看了一会儿,朝她走去。
  
  “找我有事?”
  
  莫离听到声音仰起头,终于看到了自己久等的人,不禁露齿笑道:“是。”她看到他发上有雪花,“你从外面来?”
  
  “嗯。”
  
  她七点多就到了,没想到他出去得那么早。
  
  “如果你是在找蔚蓝,又不嫌我碍事,下午我跟你一起去找吧?”
  
  蔚迟一直静静地看着她,从她犯困地等着,到欣喜,到忧虑,“不用。”
  
  “我反正闲着。”
  
  “你用处不大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莫离隐隐觉得,这人不但冷漠,嘴巴还有点毒。
  
  虽然被“歧视”了,但莫离又想,他大概是因为妹妹不见,心情不好,所以才这样的态度。而赵莫离也不是会被一句话轻易击退的人。
  
  她看着蔚迟走向酒店的西餐厅,也跟了进去,并坐在了他的隔壁桌,翻看菜单时,她听到他跟服务员点餐:“一杯红茶,一份慕斯。”
  
  莫离不由扭头看去,不吃主食就吃甜品?跟那长相委实不太搭。
  
  蔚迟的知觉似乎很敏锐,两人四目相对,莫离习惯性地礼貌一笑,然后转开了头。
  
  两人吃完饭,一前一后走出餐厅,莫离诚心道:“蔚先生,我只是想尽一点力。”
  
  “随你。”蔚迟的语气一如既往。
  
  莫离心中一喜,又试探性地问:“蔚先生,你妹妹失踪多久了?”
  
  “没多久。”
  
  这说辞太含糊了,“从昨天到现在,有二十四小时了,你报警了吗?”
  
  “她没事,她只是不见了。”
  
  “你怎么就确定她没事呢?”莫离越听越糊涂了。
  
  蔚迟说:“她用a市的座机给我打过电话。”
  
  莫离无言了一会儿,她思维转得很快,“也就是说,蔚蓝是故意躲起来的?她是遇到了什么不想面对的麻烦吗?那把她的麻烦解决掉不就行了。”
  
  蔚迟好像有点意外于莫离的话,然后说:“她现在的麻烦,应该就是我。”
  
  莫离:“……”
  
  她想到自己的处境,心有戚戚地问:“恕我冒昧,容我猜猜,难不成是你们家里逼婚,蔚先生你长兄如父,负责来抓她回去的?”
  
  一直面色不变看着前方的蔚迟又忍不住看了她一眼,“不是。”
  
  莫离相信蔚迟说的话,她也说不上来为什么,但她也知道,他对她有所隐瞒。但这毕竟是他的家事,她只是出于对一见如故的蔚蓝的关心而提出的帮忙,出于尊重,她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。
  
  而不管是什么原因导致蔚蓝“失踪”,一个女生在外面总不安全,还是得尽快把人找到。
  
  “蔚先生,我突然想起来,蔚蓝曾在跟我聊天时说到过,她想去雪山上看日出,去听音乐会,看烟花,去城市最热闹的地方逛街……这些算不算线索?”
  
  蔚迟没回答。等两人上了出租车,他便跟司机说去市中心的广场。
  
  莫离心说,这位蔚先生冷淡是冷淡了点,但还是挺乐意听取别人话的嘛。
  
  过几天就是圣诞节了,所以哪怕天冷,立着两层楼高的圣诞树的广场上依然人来人往,喜庆又热闹。
  
  莫离跟着蔚迟正走着,迎面过来一个手上拎了一篮玫瑰花的小女孩,“哥哥,给女朋友买一朵花呗,只要十块。”
  
  “我们不是情侣。”莫离回道,见那女孩子冻红的脸又补充,“不过我可以买一朵。”
  
  莫离拿到花就折去了一半的花茎,把花插入了蔚迟胸口的口袋里,“送给你。”
  
  蔚迟不解,“为什么?”
  
  没什么,就是心痒想逗逗你这个看起来一本正经、凛然正派的人,“很配你啊。”就跟雪上滴上一滴红颜料似的。
  
  “对了,蔚先生,我还没跟你说过我的名字吧,我叫赵莫离。”
  
  “嗯。”
  
  “而我只知道你姓蔚——”
  
  “蔚迟。”
  
  “迟到的迟?”
  
  “嗯。”
  
  “我是不离不弃的离。”
  
  这半天最终没有收获——除了蔚迟的房里多了一朵花。
  
  隔天莫离要上班,下班后她再次来到了蔚迟住的酒店,想问问有没有蔚蓝的消息。
  
  这次她运气不错,一进去就看到蔚迟从电梯里走出来。
  
  她刚走上去,身后有人带着意外和兴奋叫了一声:“蔚先生?真是巧了,竟然在这儿又碰上你了。”男人大踏步走到蔚迟身边,随后看到莫离,“哎呀,这是你女朋友?郎才女貌啊。”
  
  两天之内被误会了两次,莫离也觉得有点好笑,便笑着回了句:“我俩明显都是才貌双全的主儿呀。”
  
  蔚迟看了她一眼,没说什么。
  
  男人连连点头,“对对,哈哈。”他随后吩咐晚他一步拖着行李进来的助理去办理住房手续,他要跟蔚迟再聊聊,“蔚先生,之前在上海,多亏了你,否则我小孩就……那天我还没能好好谢谢你,你就走了,结果,嘿,我来a市出差就又遇上了,不得不说咱们有缘,你可一定得让我请你吃顿饭。”
  
  “我还有事。”蔚迟说。
  
  “饭都要吃啊。”
  
  蔚迟想了想,“倒也是。”
  
  “我看到酒店外面就有一家挺大的餐馆。走走走,美女,走吧!”
  
  莫离琢磨着,这时候再说自己跟蔚迟没关系,好像有点怪,索性直接说:“谢谢,我就不去了。”
  
  然而那男人实在热情,直接手掌隔空推着她背把她招呼出了酒店。莫离朝蔚迟看去,想他帮着说句话,结果他看都没看她。
  
  三个人就这样在一家东北菜馆落了座。
  
  莫离忙碌了一天,也确实饿了,便不再纠结自己这靠不正当关系蹭饭的行为是否应当。
  
  她想到蔚蓝,下意识凑近旁边的蔚迟小声问:“蔚蓝有消息吗?”
  
  她离他很近,能看到他垂着的长长的睫毛。
  
  “没。”他说的时候,抬眼朝她看来,星眸微转,让莫离没来由地想到了一句诗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”。然后她听到请他们吃饭的豪爽男人说:“你们结婚了没啊?”
  
  “咳。”莫离咳了出来,坐直了身子说,“其实我们没关系。”
  
  男人显然不信,“哈哈,你们俩这么般配,不处对象多可惜。”
  
  莫离看向蔚迟,她插科打诨应了之前那句“郎才女貌”,他无动于衷,她说他们没关系,他也无动于衷。莫离忍不住饶有趣味地问:“蔚先生,要不我们顺应民心,处处看?”
  
  蔚迟微微愣了下,看得莫离心一动,怎么说呢?总算在那张仿佛看破世事的脸上看到了不一样的神情,很有成就感。
  
  由此,赵莫离发现了一件让她心动的事,那就是撩拨一脸清心寡欲的蔚先生。她从没看到他笑过。
  
  所以此后的一小段日子里,莫离只要碰到蔚迟,总情不自禁地逗他——
  
  她见蔚迟总是穿得很少,他好像不怕冷似的,她便买了条白色围巾送他,“蔚先生,虽然你经常穿深色的衣服,但我觉得白色更配你。好了,我去上班了。哦,对了,你不想要我的围巾,又不想让我难堪的表情我很喜欢。拜拜!”
  
  “蔚先生,过两天元旦,海边有烟火大会,蔚蓝说喜欢看烟花,不知道她会不会去。”
  
  “你的手怎么了?”
  
  “哦,有亲属到医院里来闹,不小心被人打到了,不严重。蔚先生,你这表情是关心吗?”
  
  “蔚先生,你觉不觉得我们俩的名字很配呢?你不迟到,我不离开,我们总会遇到。”
  
  莫离对蔚迟的态度一直很“好”,直到她连着三次在下班时看到他坐在他所住酒店的一楼西餐厅吃饭,她怒了。
  
  这家餐厅她吃过,东西不好吃不说,还贵。他还真是不挑。
  
  所以在她又一次看到他坐在那儿点餐时,她跑了进去,一脸严肃道:“蔚先生,介不介意跟我去吃别的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